1. 首頁
  2. 免費論文查重資訊

指南錄後序原文及翻譯(知識點總結)

指南錄後序原文及翻譯(知識點總結)

公元1276年,宋恭帝德祐二年,距南宋滅亡還有三年。這年,元兵兵臨城下,這讓南宋君臣六神無主,手足無措。此刻,文天祥是孤獨的,因為其他人“莫知計所出”,在危機麵前呆若木雞,沒有應對之策。此時,他麵對的形勢是嚴峻的,外有強大的元兵,“時北兵已迫修門外”;國內“縉紳、大夫、士萃於左丞相府,莫知計所出”,沒有應對之良謀。南宋陷入了麵對敵兵壓境的情況下而“戰、守、遷皆不及施”的境地,南宋危若累卵。“疾風知勁草,國亂顯忠臣”,在關鍵時刻,文天祥受任於危難之間,“除右丞相兼樞密使,都督諸路軍馬”。麵對危局,文天祥沒有選擇蠻幹,而是經過一番分析,選擇出使北方。到底是什麽原因讓文天祥選擇出使呢?概括說來,共有三條,第一,“眾謂予一行為可以紓禍”,大家認為我去一趟可以解除禍患,這是國內的原因;第二,“初,奉使往來,無留北者”,之前出使的使者沒有被元人所扣留的,這是外部原因;第三,“意北亦尚可以口舌動也”“予更欲一覘北,歸而求救國之策”,認為可以用口舌打動元人,趁著出使的機會觀察形勢,以便尋找到拯救國家的方法,這是自身主觀原因。在做出出使北方的決定時,文天祥沒有考慮自身的安危。“苟利國家生死以,豈因禍福避趨之”,在國家危難之際,最能見到忠臣的襟懷和剛毅。

文天祥帶著扶大廈於將傾的理想到了元軍的營地,慷慨陳詞,使元人沒有敢小瞧南宋。但變生肘腋,先是呂師孟在元人麵前說他的壞話,再是賈餘慶和元人勾結,文天祥因此被扣留而無法返回,他的拯救國難的理想馬上就要落空了。這個時候,他沒想要苟且偷生,而是“但欲求死”,痛斥元軍統帥,罵亂臣賊子,將個人生死置之度外。司馬遷說:“人固有一死,或重於泰山,或輕於鴻毛”,為氣節而死,自然是重於泰山了。

在國難當頭之際,一個以救國救民為己任的人在理想尚未實現之前,怎麽可能會輕易去死?對他們來說,有時候死很簡單,而活著卻比死更具勇氣。文天祥在被扣留之後,一直尋找機會脫身回國,之所以這樣,是因為他“將以有為也”,想有一番作為。文天祥期待中的作為是什麽呢?在文中的最後一段也有涉及,“雪九廟之恥,複高祖之業”,想要驅逐入侵者,恢複高祖所建立的基業。他的想有所作為全是和國家層麵有關的,而絲毫不涉及自身的榮辱得失。一個人如果沒有高尚的品質,就不會有這樣的價值追求。

終於,文天祥一行找到了機會,在京口逃脫。但從京口返回臨安是一條艱險的路。他首先從京口逃到真州,就把元人兵力部署情況告訴了淮東製置使李庭芝和淮西製置使夏貴,並和他們約定共同舉兵。這時,他似乎看到了把入侵者驅逐出去的曙光,但就在躊躇滿誌準備大幹一場的時候,維揚的統帥李庭芝卻下達了逐客命令,所有美好的想象在這一刻化為東流之水。文天祥再一次顛沛流離,這一路的艱辛和危險不是外人所能夠想象的。文中,文天祥連用二十二個“死”字來記述這段重返臨安之旅,足見路途的險惡,局勢的緊張,本人的剛毅。

他把這段艱險途中所經曆的都用詩記載了下來,結集為《指南錄》,目的是讓後世的人通過它來了解他的誌向。他的誌向不光通過《指南錄》中的詩表現出來了,也通過這篇序文表達出來了,令後世人讀之,為之動容。文天祥是科舉狀元,儒家思想構成了他的思想主體。儒家所強調的孝親和忠君,文天祥自認為都沒有做好。作為臣子讓自己的國家受到侵略而無力拯救是不忠;作為兒子以父母給的身體去冒險是不孝。這讓以儒家行動標準為自己的行為標準的文天祥內心痛苦,但他痛苦卻不消沉,他化悲痛為力量,明知不可為而為之,為驅逐入侵,恢複高祖之業而鞠躬盡力,死而後已。從這個意義上說,文天祥的這種人生選擇是忠於自己的理想。

“臣心一片磁針石,不指南方不肯休”,文天祥的氣節和人格讓他名垂青史,激勵後世。

版權聲明:本站部分文章來源或改編自互聯網及其他公眾平台,主要目的在於分享信息,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內容僅供讀者參考,如有侵權請聯係我們,如若轉載,請注明出處:http://www.boyuliuxue.com/8276.html

發表評論

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。

聯係我們

400-800-8888

在線谘詢:點擊這裏給我發消息

郵件:admin@example.com

工作時間:周一至周五,9:30-18:30,節假日休息